泸州新闻网 > 旅游 > 旅途趣闻 > 正文

泸州旅游散文选登:一条老街一条河(节选)

赤水河转了一个弯。

浪花踮高脚跟,总想再看一眼太平古镇上高高低低的吊脚楼,再看一眼青瓦檐下的木窗棂,还有木窗棂后那一双明眸善睐的眼睛。

老街如河,每一步都是浪花回望。沿着梦中依稀记忆回家,转过一个弯,又转过一个弯。蜿蜒曲折的老街,把鳞次栉比的老屋、来来往往的脚步、对面店铺递出的微笑和童年的故事折叠一次,打开一次,又折叠一次,又打开一次,反反复复展给我看,讲给我听。老街告诉我,深层次的美都是简单的,但需要无数次回顾和回味,才能品出个中滋味。比如古镇上那些平常生活透出的小幸福,比如老街上那些斑驳门板推开的旧时光,比如河面上悠扬的船工号子带出来的山水情怀,比如一盏泸州老窖或仙潭特曲的淳厚绵长。

当熟悉的乡音把我叫回现实时,我看见乡亲水桶里跳动着一尾鲜活的夕阳。此时,晚风吹拂,袅袅炊烟从河边升起,从山腰升起,从山顶升级。依恋的黄昏从老街上一步步走出古镇。黄昏正在回家,它要回到河那边去,回到山那边去。

青瓦房的山墙始终挺直着,如古镇乡亲的脊梁。

赤水河畔还有一道挺拔的脊梁是红军渡纪念碑,古镇上还有一条老街叫长征街。跟在一场风雨后面,我穿上红军草鞋,用最接地气的方式走在长征街上。这里驻扎过红军总司令部、总政治部、临时医院,驻扎过红军将领坚定的目光、小战士饱满的笑容和女战士飒爽的身影。一时间,我身边仿佛翻涌起如浪的脚步声,走向太平渡口,向彼岸进发。

长征街依势而下,直到赤水河边。当年,红军四渡赤水,两过太平古镇,多少动人的故事仍如波激荡。赤水河浪一次次拍打着河边的老鹰石,一次次唤醒老鹰石的记忆。1935年2月,春寒料峭,红军的铁流冲破重重围追堵截的寒流,来到古镇赤水河边,就地取材,编竹为绳,拴在老鹰石上和对面的马杉树上作为桥的基绳。这绳,拴住了赤水河的浪涛,拴住了长征前进的目标,但拴不住古镇乡亲的热情,他们纷纷取下自家的门板,门和门紧紧地连在一起,心和心紧紧连在一起,搭成红军渡河的桥。这桥,在沧桑的岁月中,依然牢牢搭在人们的心坎上。

长征街,一条永远流淌着长征精神的河。

坐在临河的吊脚楼上,我沉浸在一盏1573的老窖酒香里,沉浸在打围鼓的川剧清唱里。

时光慢下来,我的思绪在这里转了一个弯。

古蔺河从太平古镇汇入赤水。远方,赤水汇入长江,冲出夔门浩荡而去……

任俊国

猜你喜欢
责任编辑:潘婷
/*内容页面底部广告*/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报网互动  新闻报料

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  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>>  更多资讯  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

电话报料:0830-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:news@lzep.cn

QQ报料:

/*内容页面底部广告*/